<dir id="omgxpw"><del id="omgxpw"><del id="omgxpw"></del><pre id="omgxpw"><pre id="omgxpw"><option id="omgxpw"><address id="omgxpw"></address><bdo id="omgxpw"><tr id="omgxpw"><acronym id="omgxpw"><pre id="omgxpw"></pre></acronym><div id="omgxpw"></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omgxpw"><address id="omgxpw"><u id="omgxpw"><legend id="omgxpw"><option id="omgxpw"><abbr id="omgxpw"></abbr><li id="omgxpw"><pre id="omgxpw"></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omgxpw"></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omgxpw"></sup><blockquote id="omgxpw"><dt id="omgxpw"></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omgxpw"></blockquote></dir><tt id="omgxpw"></tt><u id="omgxpw"><tt id="omgxpw"><form id="omgxpw"></form></tt><td id="omgxpw"><dt id="omgxpw"></dt></td></u>
  1. <code id="omgxpw"><i id="omgxpw"><q id="omgxpw"><legend id="omgxpw"><pre id="omgxpw"><style id="omgxpw"><acronym id="omgxpw"><i id="omgxpw"><form id="omgxpw"><option id="omgxpw"><center id="omgxpw"></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omgxpw"></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omgxpw"></center>

      <dd id="omgxpw"></dd>

        <style id="omgxpw"></style><sub id="omgxpw"><dfn id="omgxpw"><abbr id="omgxpw"><big id="omgxpw"><bdo id="omgxpw"></bdo></big></abbr></dfn></sub>
        <dir id="omgxpw"></dir>
      1. 黃河安瀾潤民生

        2019-11-06 08:40 来源:

        【字體: 打印本頁 分享到:

         

          由堅石壘砌的丁字壩順著黃河水岸依次排開,護佑著水岸。

          “天下黃河富甯夏”。奔騰的黃河一路馳騁,穿越高山峽谷,在流經甯夏時放緩了腳步,宛如一匹閑適的駿馬步履悠然,一路向北。黃河以其充沛的水源滋潤石嘴山的土地,形成了大面積的河床、河灘地帶和湖泊濕地,在茫茫沙海中孕育了一片富足的綠洲。石嘴山,就在這綠洲的環抱之中。

          霜降節氣,記者一行驅車于301省道至平羅黃河大橋方向。向車窗外遠眺,田疇交錯、草垛金黃的農業生産區和蘆葦茂密、鳥翔沙洲的黃河濕地交相輝映,描繪出色彩斑斓的美景。

          在這裏,黃河看似平靜,卻悄悄地改變著軌迹。“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句話在黃河平羅段有著最真實的演繹。

          “黃河甯夏段全長397公裏,永甯仁存渡口至石嘴山麻黃溝100多公裏均爲沙質河床,一直在東西方向之間來回搖擺。近幾十年來,隨著黃河遊蕩性河床不斷向西擺動,在平羅縣通伏鄉通伏村濱河大道東側,黃河主河道逐步形成了一個凸形彎道,距離濱河大道最近的地方只有20米。每年汛期,黃河四排口防汛壓力非常大。”石嘴山市水務局工作人員喬建甯介紹說。

          沙質河床抗沖能力差,塌岸毀田現象頻發,嚴重影響沿岸地區經濟生産、社會穩定和人民生命財産安全。2015年,作爲國家確立的172項重大水利工程之一的黃河甯夏段二期防洪工程在中衛、吳忠、銀川和石嘴山4市10個縣區開工建設。截止目前,總投資29.76億元的黃河甯夏段二期防洪工程建設已全面完成。其中,石嘴山河段建設項目南起上八頃,北至禮和泵站,共建設上八頃、下八頃、六頃地、四排口、青沙窩、東來點、施家台、邵家橋、北崖、統一、三棵柳、紅崖子、中灘、禮和14處河道治理工程,共計 16 個標段。工程治理總長度26.749公裏,2018年完成全部建設任務,實際完成投資4.5億元。

          車輛在四排口河道治理工程形成的人工島上停下來。十多個堅石壘砌的丁字壩順著水岸依次排開,宛若一只只巨大的翅膀護佑著水岸。許多個巨大的砼四面體被茂密的水生植物圍攏其中,和四周秋水漣漪、蘆葦蕩漾的景色融爲一體。

          “截流工程實施前,我們腳下正是黃河的主河道。”喬建甯說,爲了化解黃河主河道上3.7公裏長的凸形彎道對濱河大道造成的防汛威脅,工程建設人員在四排口河段實施了截流工程,將凸形河道裁彎取直,對原主河槽進行截流,對新開挖的河道實施控導。

          虎口拔牙難,面對這條桀骜不馴的“黃龍”,“龍口補牙”更是難上加難。喬建甯說,該段黃河水深8米至10米,沙質河床對截流影響因素較多,施工難度巨大。最終,在水利專家的指導下,建設者們晝夜奮戰,僅用一個月時間就在黃河上開挖出一條長1.8公裏的引河。

          岸邊,在一個獨立的砼四面體上,“四排口河道治理工程龍口”幾個鮮紅的大字赫然醒目,記錄著此處截流工程的隆重時刻——2018年3月14日10時許,兩輛挖掘機同時將砼四面體和鉛絲石籠放入四排口龍口,標志著龍口正式合龍。這是甯夏治黃史上第一次在沙質遊蕩性河床順利截流。該工程完工後,此處黃河主河道距離濱河大道的最近距離由20米擴展到兩公裏。

          工程完工不久,就迎來了一場“大考”。2018年雨季,黃河石嘴山段最大洪峰流量達到3580立方米/秒,這是1985年以來最大的汛情,汛期曆時111天。在這期間,四排口河道周邊農田和房屋都沒有受到洪水沖擊。

          “這是33年來最大的一次洪峰,如果沒有這個工程,恐怕四排口這一帶又是汪洋一片。”喬建甯,這位在水利戰線上奮戰了20多年的老水利人,對以往黃河汛期洪水漫堤的場景仍然銘記于心,也對黃河二期防洪工程建設的及時性欣然贊歎。他說,前些年洪水最迅猛的時候,四排口河道兩岸連帶如今的平羅縣天河灣濕地公園在內的範圍都會受到洪水侵襲。工程建設完工後的一年多,尤其是今年6月以來,黃河石嘴山段保持在3000立方米/秒左右的水位運行,黃河堤壩一直安然無恙。

          “黃河甯,天下平”。從古至今,黃河治理都是安民興邦的一件大事。黃河安瀾對于我市農業生産、城市發展、扶貧脫困等具有深遠意義。築尺寸之功,積千秋之利。事實證明,黃河二期防洪工程充分發揮了防洪水保平安的作用,爲周邊30多萬畝農田和數萬群衆的生命財産安全築起了一道安全屏障。(記者 朱鳳玲 劉宵華 文/圖)

         

          来源:石嘴山市新聞传媒中心  2019-11-04 22:01:54 

        http://www.nxnews.net/24xs/201911/t20191104_6471046.html

         



        回到頂部

            <kbd id='askjdhkjas'></kbd><address id='askjdhkjas'><style id='askjdhkjas'></style></address><button id='askjdhkjas'></button>

                    <kbd id='askjdhkjas'></kbd><address id='askjdhkjas'><style id='askjdhkjas'></style></address><button id='askjdhkjas'></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