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vtifao"><del id="vtifao"><del id="vtifao"></del><pre id="vtifao"><pre id="vtifao"><option id="vtifao"><address id="vtifao"></address><bdo id="vtifao"><tr id="vtifao"><acronym id="vtifao"><pre id="vtifao"></pre></acronym><div id="vtifao"></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vtifao"><address id="vtifao"><u id="vtifao"><legend id="vtifao"><option id="vtifao"><abbr id="vtifao"></abbr><li id="vtifao"><pre id="vtifao"></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vtifao"></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vtifao"></sup><blockquote id="vtifao"><dt id="vtifao"></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vtifao"></blockquote></dir><tt id="vtifao"></tt><u id="vtifao"><tt id="vtifao"><form id="vtifao"></form></tt><td id="vtifao"><dt id="vtifao"></dt></td></u>
  1. <code id="vtifao"><i id="vtifao"><q id="vtifao"><legend id="vtifao"><pre id="vtifao"><style id="vtifao"><acronym id="vtifao"><i id="vtifao"><form id="vtifao"><option id="vtifao"><center id="vtifao"></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vtifao"></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vtifao"></center>

      <dd id="vtifao"></dd>

        <style id="vtifao"></style><sub id="vtifao"><dfn id="vtifao"><abbr id="vtifao"><big id="vtifao"><bdo id="vtifao"></bdo></big></abbr></dfn></sub>
        <dir id="vtifao"></dir>
      1. 山與川——推動黃河生態治理和高質量發展·揚黃篇

        2019-11-13 15:49 来源:

        【字體: 打印本頁 分享到:

            開門見山。

          這是郭銳英對老家最直接的描述。

          “老家在隆德縣奠安鄉舊街村,打開大門,就是山,山底下有條河,取水的地方一公裏。”郭銳英回憶,上世紀90年代的時候,他還在家務農,畝産200多斤,算得上是一年最好的收成。

          山,遮住了向外看的視野,山,壓住了心頭的希望。

          “那一捆稻草,幾乎壓垮了我的精神。”郭銳英說,1997年的一天,他背著一捆小麥從從山底往位于半山腰的家裏走,好不容易快到家門口了,不防一個趔趄摔了一跤,等爬起來時,背上背的一大捆麥子徑直向陡峭的山坡下滾去,紮麥子的繩子松了,麥子順著滾勢,七零八落一路散開,從山腰一直散落到山底,郭銳英又來回爬了將近1000米,把麥子一棵棵又撿了回來。

          那一次,讓郭銳英徹底對山失去了希望。

          “要是我的門前一馬平川該多好!”在自己無力改變命運的時候,他常常給自己一個當時看來虛無缥缈的夢。

          令他沒想到的是,夢,竟然有機會變成現實。

          1998年,國家在甯夏中部幹旱帶興建的扶貧揚黃灌溉工程投入使用,來自貧困山區的20萬貧困群衆,陸續移民到紅寺堡開發區。

          “那可是川區,一片川地,還有黃河。”沒出過大山的郭銳英沒去過紅寺堡,只聽村幹部們這麽說過。

          有川,有水,總比窩在大山裏好。郭銳英二話不說,主動報名,和同村的一些村民們移民紅寺堡開發區。

          剛到開發區,郭銳英傻眼了,他面對的是連片的沙丘,風沙大,飯裏都混雜著沙子,一些村民嚷嚷著要回去。

          “我不回去,我就在這裏紮根,有黃河水灌溉,這就是希望!”年逾四旬的郭銳英堅定地留下來,和移民群衆一起種玉米,植樹。

          沙丘推成平地,紅寺堡揚水工程引黃河水灌溉,第二年,郭銳英的玉米有了收成,畝産400多斤。

          “這就是希望!”郭銳英甩開膀子加油幹。

          “黃河水太好了,我們用農家肥和黃河水,改良紅寺堡扶貧開發區的沙丘。”郭銳英說,在黃河水的滋潤下,昔日的沙丘一點點吸取養分,逐漸變成了良田。

          在黃河水的滋潤下,紅寺堡區成爲全國最大單體異地生態扶貧移民安置區。

          土地産出持續上升。

          2019年,紅寺堡迎來又一個豐收年,玉米畝産達到2000斤。

          如今的郭锐英,早已衣食无忧,生活悠闲自在,他的精神食粮更为富有——创办的农家文化大院,还上过中央电视台的新聞联播。

          “共産黨好,黃河水甜。”郭銳英說,這是他最想說的話。

          “我們移民到紅寺堡,就是沖著這一股黃河水來的。”21年前從彭陽縣古城鎮移民到紅寺堡區大河鄉大河村的李政說,今年是種植黃花菜的第三年,畝均純收入7000元,前不久出欄30多只羊,今年已有10萬元進賬。

          “我這收入水平在村子裏只是中等。”李政說,比起老家的高山陡窪,現在的生活幸福得很,很享受這股黃河水。

          沙丘起高樓,荒漠變綠洲。如今的紅寺堡區,道道綠色屏障,條條經濟林帶,村村綠色休閑,城市森林宜居,生態環境得到極大改觀,越來越多的生態移民在脫貧富民戰略的帶動下摘掉窮帽,過上了富裕的生活。

          紅寺堡區,是黃河生態治理和高質量發展的最生動見證。

          受益于扶貧揚黃灌溉工程的,又何止于紅寺堡區。

          鹽環定揚黃工程,固海揚黃工程,涉及中衛、吳忠、固原三市九縣數十萬群衆,皆得實惠。

          保障甯夏南部山區貧困人口的生存權和發展權!胸懷這項使命,甯夏扶貧揚黃灌溉工程上馬建設,這是從根本上解決農村貧困人口溫飽問題進而脫貧致富而采取的一項重大戰略舉措,是目前國內最大的以水利爲基礎、以扶貧爲宗旨的移民項目,也是推動黃河生態治理和高質量發展的重大舉措。

          宁夏扬水灌区位于自治区中部干旱带,主要服務于吴忠市同心县、红寺堡区、盐池县、中卫市中宁县、海原县、沙坡头区和固原市原州区等区域,三大扬水工程分别为固海扬水工程、盐环定扬水工程和红寺堡扬水工程。扬水工程将黄河水源源不断地送上亘古荒原,让昔日干旱荒凉的大地上呈现出一片生机勃勃,被山区群众称为“生命工程”“希望工程”。主要建设内容包括水利骨干工程、农业及田间配套工程、移民工程、水保和环保工程等。先后开发灌溉面积80万亩,搬迁安置移民40万人。其中水利骨干工程主要包括水源工程、红寺堡扬水工程、盐环定扬水工程、固海扩灌扬水工程,工程总投资259598万元,开启了中国大型扬水工程建设的先河。

          借助一級級泵站,黃河水被擡升數百米後流向荒原,從此旱地變水田,幹灘變綠洲,實現著移民“搬得來、穩得住、能致富”的工程目標。

          鹽環定揚水工程一線,黃河之水浸潤進亘古旱塬,水到之處,綠樹搖曳,麥浪翻滾,瓜果飄香。50余萬人、70萬頭牲畜飲水得以保障,開發高效節水灌溉面積44萬畝。

          固海揚水工程,曆經15年風雨,終于使得千年黃河飛渡上亘古荒原,流進人們心窩,在甯夏中部幹旱帶創造了又一個“塞上江南”:水到的世界,便是豐饒的所在,灌區一片郁郁蔥蔥,糧豐林茂、牛羊成群。水、電、道路、市場、學校、醫院陸續落腳。

          1999年,固海擴灌灌區工程開工建設,2003年10月26日全線通水,灌溉面積又擴大了55萬畝,給27.5萬貧困人口帶來新生活。和同心揚水工程、固海揚水工程一道,組成了一個流動的命脈,滋潤著中部幹旱帶。

          2006年,甯夏中部幹旱帶遭遇50年一遇的特大幹旱,山區糧食幾乎絕産,而固海灌區糧油産量達到3億多公斤。

          “小面積開發,大面積保護”,揚黃生態灌區的開發建設,促進了全區的生態環境治理與保護,使甯夏成爲荒漠化逆轉的省區。

          固海灌區的群衆,95%是貧困山區的吊莊移民,中甯縣的大戰場灌區、同心縣的河西灌區、紅寺堡區的石碳溝灌區、海原縣的海原新區群衆幾乎全部爲山區移民,集中連片的農田灌溉和農村小城鎮建設,爲貧困群衆拓寬了生存、生産和發展的空間,生態環境和生活、生産條件得到極大改善,充分調動了移民群衆的生産積極性,科學種田、科技創新、多種經營、勤勞致富的內生動力明顯增強。

          近幾年,灌區各級政府按照自治區人民政府提出的“圍繞水源解決生活問題,圍繞特色解決生産問題,圍繞轉移解決生存問題”的發展方向,全面落實科學發展觀,促進區域協調、人水和諧,實現山川共濟、可持續發展、脫貧富民的目標,正努力把揚水灌區建成甯夏中部幹旱帶保障群衆生活、抵禦自然災害、支援山區扶貧的“大糧倉”,建成促進中部幹旱帶高質量發展、改善區域生態環境、維護民族團結和社會長期穩定的“大動脈”。

          目前,揚水工程總提水能力爲80.2立方米每秒,泵站51座,安裝水泵機組346台(套),總裝機41.89萬千瓦,渠道總長度709公裏,水工建築物2067座,發展灌溉面積279萬畝,工程累計上水174億立方米,生産糧食2567萬噸,受益人口120萬人,解決了牛羊等家畜155萬余頭飲水問題。(甯夏日報記者 丁建峰 裴雲雲)

        3.欣欣向荣的固海灌区.png

        3固海扬水工程长山头大渡槽_副本.jpg

        7.灌区作物长势喜人.JPG

        8.灌区设施农业枸杞.JPG

        8.灌区设施农业硒砂瓜.jpg

        9.更新改造后的标准化渠道.JPG

        10.固五干青年林 (1).JPG

        10.固五干青年林.JPG

        DSC_2613.JPG

        大柳木1.JPG

        泉眼山碑.JPG

        泉眼山泵站1.JPG

        泉眼山全景.JPG

         

          来源:宁夏新聞网  2019-11-12 17:39:59 

        http://topic.nxnews.net/2019/bhhhwmzxd/bhhhtt/201911/t20191112_6480660.html



        回到頂部

            <kbd id='askjdhkjas'></kbd><address id='askjdhkjas'><style id='askjdhkjas'></style></address><button id='askjdhkjas'></button>

                    <kbd id='askjdhkjas'></kbd><address id='askjdhkjas'><style id='askjdhkjas'></style></address><button id='askjdhkjas'></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