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dpkfqg"><del id="dpkfqg"><del id="dpkfqg"></del><pre id="dpkfqg"><pre id="dpkfqg"><option id="dpkfqg"><address id="dpkfqg"></address><bdo id="dpkfqg"><tr id="dpkfqg"><acronym id="dpkfqg"><pre id="dpkfqg"></pre></acronym><div id="dpkfqg"></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dpkfqg"><address id="dpkfqg"><u id="dpkfqg"><legend id="dpkfqg"><option id="dpkfqg"><abbr id="dpkfqg"></abbr><li id="dpkfqg"><pre id="dpkfqg"></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dpkfqg"></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dpkfqg"></sup><blockquote id="dpkfqg"><dt id="dpkfqg"></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dpkfqg"></blockquote></dir><tt id="dpkfqg"></tt><u id="dpkfqg"><tt id="dpkfqg"><form id="dpkfqg"></form></tt><td id="dpkfqg"><dt id="dpkfqg"></dt></td></u>
  1. <code id="dpkfqg"><i id="dpkfqg"><q id="dpkfqg"><legend id="dpkfqg"><pre id="dpkfqg"><style id="dpkfqg"><acronym id="dpkfqg"><i id="dpkfqg"><form id="dpkfqg"><option id="dpkfqg"><center id="dpkfqg"></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dpkfqg"></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dpkfqg"></center>

      <dd id="dpkfqg"></dd>

        <style id="dpkfqg"></style><sub id="dpkfqg"><dfn id="dpkfqg"><abbr id="dpkfqg"><big id="dpkfqg"><bdo id="dpkfqg"></bdo></big></abbr></dfn></sub>
        <dir id="dpkfqg"></dir>
      1. 進與退——推動黃河生態保護與高質量發展·石嘴山篇

        2019-11-14 10:25 来源:

        【字體: 打印本頁 分享到:

            一條大河,浩浩蕩蕩。

          明代《嘉靖甯夏新志》記載:“出銀川北行300余裏,黃河岸邊有一巨石,凸出如嘴。”作爲黃河在甯夏境內流經397公裏後奔騰向內蒙古的最終交彙地,石嘴山因此得名。

          大禹劈山引流的傳說、“黃河之水天上來”的吟唱至今還在賀蘭山下傳揚,散落于黃河石嘴山段的渡船還保留著母親河野性張揚留下的印記。

          曾有人做過一個形象的比喻:假如把黃河一年的泥沙堆成寬高皆1米的沙牆,足可以繞地球赤道27圈。如今,這條“懸河”幹流已連續20年無斷流,爲世界江河治理、保護以及人與自然和諧共生提供了“中國範例”。

          黃河,流經石嘴山市,也在全世界的目光中流向未來。

        生態治理、修複後,黃河石嘴山段沿岸濕地成了鳥類的天堂。



          以退爲進,人水和諧:全力做好黃河治理和生態保護

          深秋時節,石嘴山市惠農區禮和鄉銀河村草原濕地上的萬畝蘆葦,金色的波浪“簇擁”著正在巡河的村黨支部書記王學峰。

          王學峰突然伸手打出“暫停”手勢,隨後示意記者悄悄向他靠近。

          “你們聽。”低著頭,王學峰的表情歡樂又自豪。我們躲在葦叢中豎起耳朵,是各種鳥鳴的聲音。

          一只白鶴從前方2米高的蘆葦叢中飛起,又有2只灰鶴沖向天空……

          秋水共長天一色。這些翺翔河岸的生靈融入天際,美得讓人動容。

          “這幾年黃河生態治理抓得緊,草長到了一人高,我們村周圍有70多種鳥,多數棲息在紅柳林和濕地中。”王學峰說,2018年銀河村成爲石嘴山市10個“美麗家園”試點村之一,結合基礎設施建設和田園、草原、湖泊等自然資源優勢,村裏在保護生態前提下合理發展鄉村旅遊。

          如果不是王學峰自我介紹,很難想象這個醉心生態建設的村黨支部書記,10年前一直從事碳化矽貿易。

          王學峰說:“隨著石嘴山轉型發展、高質量發展不斷推進,過去靠汙染環境發展的老路走不通了,只有走生態優先、綠色發展的路子才有未來。”

          王學峰的抉擇,是石嘴山人發展觀念轉變的一個生動注腳。

          近年来,石嘴山市持续推进“携手清四乱 保护母亲河”、美丽河湖建设等专项行动,整治河湖管理范围内乱占、乱采、乱堆、乱建等问题,督促四级河湖长巡河1.23万多次。目前,54件“携手清四乱 保护母亲河”发现的问题,已解决销号50件。

          爲加強防汙控源,全市先後實施第五汙水處理廠中水回用、甯夏大地化工中水回用、平羅縣循環經濟試驗園汙水處理廠二期建設等項目,建成了前進農場汙水處理廠二期等工程,提高了廢水收集率和處理率。

          緊盯涉水工業企業達標排放,石嘴山市在各企業安裝在線監控,加強對各汙水處理廠運行情況的監管。取締工業直接入黃排汙口8個、入溝排汙口6個。同時,加強農業面源汙染和畜禽養殖汙染防治,糞汙處理設施裝備配套率達98%。

          進退有度,尊重規律:努力探索黃河長治久安新路徑

          石嘴山市地處甯夏引黃灌區末梢,是古絲綢之路的重要水旱碼頭所在地。

          西依巍巍賀蘭山,東瀕九曲黃河水,這裏有“一山一水一平原”顯著特色的沖湖積平原區,是東亞-澳大利亞及我國西部地區重要的鳥類遷徙中轉站,也是連通黃河上中下遊地區的重要生態廊道,生態戰略地位突出。

          新中國成立後,爲支持國家經濟建設,五湖四海的青年彙聚石嘴山,這裏誕生了甯夏第一個現代化煤礦,生産出了甯夏第一度電、第一爐鋼,後因資源枯竭和環境惡化坐困愁城。

          石嘴山水資源主要是黃河過境水和地下水。落地生根的石嘴山人明白,只有統籌好使用與保護、點源與面源、斷面達標與全域治理的關系,才能保障母親河安全,並實現高質量發展。

          “水利部批准石嘴山市为全国第二批水生態文明建设试点城市后,我们抢抓机遇,提出六大建设任务、10项示范工程、109项重点工程与31项考核指标,全力描绘‘山护城、水养城、城美山水间’建设愿景。”该市水务局相关负责人说。

          岸上源頭截汙,岸下工程減汙,溝湖連通補水,石嘴山市持續探索黃河綜合治理路徑。

          围绕星海湖水生態治理,石嘴山市投资5亿多元,实施沙湖与星海湖水系连通综合治理工程等八大治理项目,打通两大湖泊,让水活起来、动起来,增强水体自净能力。

          沙湖先後投入3.2億元,采取“外部隔離、內部循環、汙水外遷、水體置換、生態修複、綜合治理”的方式,實施近20項工程,以湖水循環淨化工程、黃河補水淨化工程、隔離溝及防滲工程、汙水外遷升級改造工程、鳥島區域清淤工程、湖水強化處理、休魚還湖退耕還濕2.3萬畝等有力舉措改善水質。

          黃河二期防洪工程石嘴山段建成後,石嘴山河段防洪防淩標准得到提升。2018年,黃河石嘴山河段發生1985年以來最大汛情,汛期達111天,最大洪峰流量達3580立方米每秒,防洪工程發揮了防洪保安的“硬脊梁”作用,保障了標准化堤防安全及沿黃人民群衆生命財産安全。

          山宁洪晏,河畅水活。呵护母亲河,创新型山水园林工业城市,石嘴山坚持人与自然和谐共生。(记者 苏涛 朱立杨 李良)


           2019年11月13日 来源: 宁夏日报

               www.nx.xinhuanet.com



        回到頂部

            <kbd id='askjdhkjas'></kbd><address id='askjdhkjas'><style id='askjdhkjas'></style></address><button id='askjdhkjas'></button>

                    <kbd id='askjdhkjas'></kbd><address id='askjdhkjas'><style id='askjdhkjas'></style></address><button id='askjdhkjas'></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