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r id="kmgcxl"><del id="kmgcxl"><del id="kmgcxl"></del><pre id="kmgcxl"><pre id="kmgcxl"><option id="kmgcxl"><address id="kmgcxl"></address><bdo id="kmgcxl"><tr id="kmgcxl"><acronym id="kmgcxl"><pre id="kmgcxl"></pre></acronym><div id="kmgcxl"></div></tr></bdo></option></pre><small id="kmgcxl"><address id="kmgcxl"><u id="kmgcxl"><legend id="kmgcxl"><option id="kmgcxl"><abbr id="kmgcxl"></abbr><li id="kmgcxl"><pre id="kmgcxl"></pre></li></option></legend><select id="kmgcxl"></select></u></address></small></pre></del><sup id="kmgcxl"></sup><blockquote id="kmgcxl"><dt id="kmgcxl"></dt></blockquote><blockquote id="kmgcxl"></blockquote></dir><tt id="kmgcxl"></tt><u id="kmgcxl"><tt id="kmgcxl"><form id="kmgcxl"></form></tt><td id="kmgcxl"><dt id="kmgcxl"></dt></td></u>
  1. <code id="kmgcxl"><i id="kmgcxl"><q id="kmgcxl"><legend id="kmgcxl"><pre id="kmgcxl"><style id="kmgcxl"><acronym id="kmgcxl"><i id="kmgcxl"><form id="kmgcxl"><option id="kmgcxl"><center id="kmgcxl"></center></option></form></i></acronym></style><tt id="kmgcxl"></tt></pre></legend></q></i></code><center id="kmgcxl"></center>

      <dd id="kmgcxl"></dd>

        <style id="kmgcxl"></style><sub id="kmgcxl"><dfn id="kmgcxl"><abbr id="kmgcxl"><big id="kmgcxl"><bdo id="kmgcxl"></bdo></big></abbr></dfn></sub>
        <dir id="kmgcxl"></dir>
      1. 清初第一良將趙良棟

        2018-06-02 16:05 来源:

        【字體: 打印本頁 分享到:

         清初第一良將趙良棟

         

        (1)一个传说  君臣邂逅相遇

         

         康熙十年隆冬臘月的一天,京都北風呼嘯,天氣寒冷,滴水成冰。在三教九流彙集之地天橋,走來一位彪形大漢,他頭戴氈帽,身穿破衣,腳蹬爛鞋,腰系一條布帶,頸上盤著一條長辮子,身高八尺有余,濃眉大眼,虎背熊腰,一派武將風度,可臉上黴氣十足。他有氣無力地來到一個飲食攤前,正想賒點食物充饑,忽見一匹雪花烈馬飛馳而來,高有八尺,長有一丈二尺,鞍鞯鮮明。馬上騎著一位少年公子,年約十七八歲,頭戴貂皮小帽,身穿棗紅色錦緞皮袍,外套青緞馬褂,腳蹬黑色短靴。他伏身緊扣馬鞍,雖騎術不弱,但也經不起烈馬左右甩擺,前仰後掀,眼看就要摔下馬來。大漢狹心義膽,救人心切,說是遲,那時快,只見他把腰帶一緊,一個蛟龍出海,單手抓住了馬籠套,烈馬一口咬來,大漢緊接著來了個“順風貫耳”,“叭叭”就是兩掌,烈馬抖動了幾下身子,長嘶一聲,口吐白沫,服服帖帖地站住了。馬上公子長舒了一口氣,操著滿口旗音,大聲贊道:“兩臂沒有千斤之力,豈能降伏如此烈馬,壯士好力氣!”大漢見他面目清俊,氣度非凡,雙手抱拳道:“公子受驚了!”公子翻身下馬,含笑感激地說:“多虧你解救了危難,我當好好謝你。”邊說邊打量大漢,見他威武勇健,俨若武將風度,卻又潦倒街頭,形同乞丐,因而問道:“你有這等好的力氣,爲何不去當兵吃糧,爲朝廷效力,卻流落此地?”大漢長歎一聲道:“英雄埋沒,自古如此,並非我一人。在下曾經當過武官,何止是吃糧當兵!公子太小看我了。”然後他將自己的遭遇講給公子聽。第二天,公子派人送來400兩銀子和兩封信交給大漢,讓他到西安拿信去見阿靈阿將軍。這位少年公子就是康熙皇帝,這位大漢就是趙良棟。雖然這只是個傳說,但暗示了康熙帝與後來成爲保國良將的趙良棟之間的君臣緣分。

        宁夏五千年史话----清初第一良將趙良棟(48)(图片) - 老夫子 - 老夫子的博客

         【趙良棟塑像】

         

        (2)王辅臣叛乱  赵良栋见危受命

         

         清順治元年(1644年)四月,清朝入關。順治十八年(1661年),清世祖順治病死,其子玄烨即位,這就是清聖祖,即康熙皇帝。康熙帝親政後,用計除掉專橫跋扈的鳌拜,大力整頓朝政,獎勵生産,懲辦貪汙,使新建立的清王朝漸漸強盛起來。但是,南方有三個藩王卻讓康熙帝十分擔心。這三個藩王指的是當時駐守雲南、貴州的平西王吳三桂,駐守福建的靖南王耿精忠和駐守廣東的平南王尚可喜。他們原先是明朝鎮守遼東的邊將,後來先後投降了清朝,充當引路人,領著清兵開進中原。他們幫助清朝消滅南明(明亡後其殘余力量先後在南方建立的政權),鎮壓農民軍,招降漢族地主,一路打到雲南、貴州、廣東、廣西,起著開路先鋒的作用。順治皇帝認爲他們有功,便封他們爲王,給予優厚的待遇。可是後來,三個藩王的勢力越來越大,對朝廷構成嚴重威脅。三個藩王中數吳三桂地位最高,勢力最強。他不僅禍害當地百姓,也嚴重威脅國家的統一。康熙十二年(1673年),年僅20歲的康熙帝力排衆議,堅決下令削藩。當年十二月,年已60歲的吳三桂自恃功高兵強,悍然叛亂,殺雲南巡撫朱國治等官,自稱“天下都招討兵馬大元帥”。這個曾親自絞殺南明永曆帝(即桂王朱由榔)的漢奸,卻打著“複明討清”的旗號,公然發動叛亂。嗣後,福建靖南王耿精忠和廣東平南王尚可喜也擁兵反叛,一時長江以南各地全部陷入三大藩王的控制之下,史稱“三藩之亂”。三藩叛亂之後,陝西提督王輔臣也起兵響應,殺陝甘經略莫洛,以平涼爲根據地,占據隴東地區。並煽動甯夏兵變,于是固原提督陳彭和定邊副將朱龍等都據城叛亂,西北震動。

         王輔臣,山西大同人。明末曾參加農民起義,別號“馬鹞子”。降清後隸屬漢軍正白旗,授侍衛。後隨降清的洪承疇進攻黔滇(貴州、雲南)明軍。康熙九年(1670年),清廷提升他爲陝西提督,駐紮平涼,想倚重他固守西北。康熙帝又派武英殿大學士莫洛經略陝甘,以防西線有變。三藩叛亂後,朝廷本想籌劃以陝西爲基地,南下收複四川,但事與願違。康熙十三年(1674年)秋,吳三桂派人到平涼聯絡王輔臣,陰結同盟。再加上王輔臣與莫洛矛盾激化,于是在這年十二月初,王輔臣于甯羌(今陝西漢中)殺掉莫洛,率兵“擁周叛清”。次年初,王輔臣接受吳三桂送來的“平遠大將軍印”和白金20萬兩。陳彭和朱龍分別被封爲巡撫和招撫總兵。三月,王輔臣派兵攻占定邊、靖邊、花馬池、惠安堡及蘭州、洮州、河州等地,並進攻靈州和興武營。甯夏南部和東部也淪爲三藩叛亂的勢力範圍。面對如此形勢,清廷提升甯夏總兵陳福爲陝西提督,仍駐甯夏,率兵抵禦叛軍。陳福升任陝西提督時,當時甯夏的精兵大部分調征四川,留下的只有十分之一二,所以人心惶惶,議論紛紛,覺得兵力單薄,難以抵禦叛軍。陳福非常生氣,他按劍怒斥說:“軍中再敢有異議者,先吃我一劍!”陳福在甘肅提督張勇、左都督孫思克和都督同知王進寶等將領的配合下,先後收複惠安堡、韋州、安定堡和三邊咽喉要地花馬池、定邊,斬叛將朱龍等人,切斷了平涼與陝、晉叛軍的聯系。十月,陳福和副將泰必圖領兵南下進攻固原,受到叛軍頑抗,圍城一月未下,泰必圖戰死,陳福只得率軍退保靈州。當時貝勒洞鄂等率領清軍圍攻平涼,要求陳福南下配合。陳福爲了先解除中途遭受襲擊的危險,于十二月再度發兵進攻固原。但此時正逢冬天,大雪紛飛,天寒地凍,將士非常勞苦,又有前次進攻固原大敗的余悸,都不願出征。陳福強迫軍隊進駐惠安堡。康熙十四年(1675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夜,參將熊虎、劉德等鼓噪而起,殺死了陳福。

         陳福被亂軍戕殺以後,到處傳言甯夏已經全部歸附叛軍王輔臣,朝廷也是這樣認爲的,准備發兵清剿。次年二月,由于甘肅提督張勇的推薦,朝廷將甯夏總兵官升格爲提督,調時任天津總兵的甯夏籍將領趙良棟爲甯夏提督。趙良棟入朝向康熙帝保證說:甯夏不會叛亂,並以全家百口擔保。並提出“甯夏亂兵,宜誅首惡,宥(寬恕)脅從”的安撫政策,得到了康熙帝的認同。趙良棟授命後,率精騎百余疾馳甯夏,“宣上谕撫慰”,察知兵變倡亂者後迅速捕殺了熊虎、劉德等人,散其黨羽,並在靈州“招撫河東二十余堡”,很快安定了本地秩序,中止了叛亂勢力在甯夏及附近區域的蔓延。康熙十五年(1676年))五月底,清軍于平涼城北的虎山墩擊潰叛軍巢穴守軍。六月十五日,已成待斃之勢的王輔臣向清軍投降。西北大局漸趨安定,爲康熙帝取得平定三藩叛亂的勝利奠定了重要基礎。

         

        (3)平叛逢攻坚  赵良栋率军南征

         

         在平息王輔臣叛亂中,甯夏提督趙良棟、甘肅提督張勇、西甯總兵王進寶三人功不可沒。因三人均是出生于陝甘的漢族名將,故時稱“河西三將”。特別是趙良棟,在後來平定南方三藩之亂的戰鬥中,他率領的以甯夏士兵爲主的朔方軍,屢建奇功,深受康熙皇帝的賞識,被譽爲“天下第一良將”。

         趙良棟,生于明熹宗天啓元年(1621年),字擎之、擎宇,號西華。甯夏鎮城人,祖籍陝西榆林。順治初年,清軍平定陝西時,趙良棟應募從軍,追隨靖遠大將軍英親王阿濟格進軍陝西,在攻剿李自成農民軍和占領關隴地區的戰鬥中屢立軍功,升任陝西潼關守備、右營遊擊。不久,西北各地殘明勢力反清,趙良棟率部參加征討,在平定甯夏之亂後,留任甯夏水利屯田都司,遂入甯夏籍。趙良棟雖是行伍出身的一員武將,但對民生問題還是十分關心的。當時甯夏局勢非常混亂,兵匪交擾,田園荒蕪,民不聊生。他在任職期間,千方百計整治水利,安置流民,對恢複生産和減輕人民負擔作了一些有益的工作。順治五年(1648年),甘肅河西米喇印、丁國棟回民起事反清,陝西總督孟喬芳率趙良棟、張勇等將領前去鎮壓。趙良棟在攻打回民軍占領的肅州戰鬥中,冒死奮進,單騎擒獲丁國棟,立了大功,升任甘肅高台遊擊。十四年(1657年),趙良棟率部隨從兵部尚書、五省經略洪承疇到雲貴征討南明桂王,以戰功升任雲貴總督衙門督標中營副將。順治十八年(1661年)又在吳三桂率領下征討緬甸,索桂王朱由榔歸案。戰後,吳三桂被封爲平西王,坐鎮雲南兼管貴州,在西南地區很快形成了新的割據局面。他看中趙良棟文才武略兼備,便于康熙元年(1662年)提補其爲雲南廣羅鎮總兵官。康熙四年(1665年)改任貴州平遠鎮總兵官。此時趙良棟已看出吳三桂圖謀不軌,不願追隨他,便想辦法擺脫吳三桂的控制。正巧父親病故,他便要求開缺回甯夏守孝,吳三桂以水西(屬貴州)諸苗局勢尚未大定爲辭,不准回籍奔喪。趙良棟固辭,忤逆了吳三桂。後在同僚的排解下,得以回甯夏守制。其間又遭遇母喪,于是,趙良棟在家中爲父母守孝4年。康熙八年(1669年),起複任山西大同總兵官。十一年(1672年),調任直隸天津總兵官。他抵津後,力鋤強暴,惠撫孤弱,整頓社會秩序,政聲大著。十五年(1676年)五月任甯夏提督。王輔臣叛亂被平息後,趙良棟在甯夏的三年中,他銳意整頓營伍,留強汰弱,招補強健,積極操練,儲備糧草,爲後來承擔徹底平息三藩之亂的戰略預備隊的重任做准備。

         康熙十七年(1678年)三藩中的靖南王和平西王相繼降清。已經孤立的吳三桂還想最後掙紮一下,在這年三月,他撕掉“複明”的假面具,自稱“皇帝”,國號“大周”。他以衡陽爲都,匆匆忙忙地舉行了登基典禮。可是衆叛親離,大勢已去,他怎麽也高興不起來,當了不到5個月的“皇帝”,就連愁帶氣,得病死了。吳三桂一死,局勢完全被清軍控制。吳三桂的孫子吳世璠繼位,在孤立失勢之中敗退四川、雲南,其余地區的叛軍都被清廷的剿撫並用計策分化平定。十八年(1679年),曆經6年的平息三藩戰事進入最後攻堅階段,年近花甲的趙良棟向康熙帝上書請戰,請求率甯夏兵“獨當一路取四川”。康熙帝閱了他的奏章後,非常高興,十分贊許他的精神和忠勇,遂任命他爲陝西提督,率領以甯夏士兵爲主的陝甘綠營(綠營爲清朝漢人軍隊的稱號)精兵5000名南下。慣于山地作戰、有較強作戰能力的朔方軍,在趙良棟的指揮下,向甘肅徽州(今徽縣)進發,破密樹關,襲黃渚關,大破叛軍,攻克徽州。然後揮師南下,攻克略陽,大敗叛將吳之茂,奪取陽平關,收複漢中。捷報奏聞朝廷,康熙帝授予趙良棟“勇略將軍”的稱號。第二年,朔方軍強渡白水壩。當時吳三桂叛軍隔江布陣,適值江水大漲,又無渡船。趙良棟命令衆軍士說:“看我馬鞭所指前進,敢後退者斬!”全軍奮呼。良棟身穿铠甲,躍馬橫江而渡,大軍緊隨其後。叛軍發射大炮,箭石如雨,傷數十人,但無一人後退。叛軍驚愕奔潰。朔方軍過青川,下龍安府,渡明月江,經綿竹,勢如破竹,叛軍望風披靡,吳三桂所置成都巡撫張文德等獻城迎降,遂複成都。康熙帝嘉獎趙良棟,並任他爲雲貴總督,加兵部尚書銜,兼都察院右副都禦史,仍領將軍銜,以其長子趙弘燦代爲甯夏總兵。

         康熙二十年(1681年)趙良棟率師進駐朝天關,派其長子趙弘燦戰鳳凰村,再戰觀音崖,收複泸州、敘州,克永甯,攻取榮經。良棟與弘燦會師夾江,克雅州,收複建昌。渡過金沙江,進駐武定。于是年九月打到雲南城(今昆明市)近郊。當時,從湖南、廣西進攻雲南的清兵于康熙二十年(1681年)初會師雲南城,但幾十萬大軍攻打數月不能破城。九月,趙良棟率師至,與清軍會師。趙良棟主張迅速攻城,而滿洲主帥貝子彰泰卻說:“皇上豢養的這些滿洲兵,怎麽可以隨隨便便推上前線讓敵人消滅?”趙良棟認爲,如果不迅速攻城,跟叛軍相持時間長了,糧草供應不上,幾十萬軍隊吃什麽?再說,皇上派大軍是來消滅叛賊的,怎麽可以長期按兵不動呢!趙良棟遂率所部人馬夜攻南壩,又猛攻得勝橋。叛軍主帥郭壯圖率軍與趙良棟對抗,戰鬥十分激烈。趙良棟夜間設伏,打敗前來偷襲的叛軍,郭壯圖大敗潰退。良棟率軍乘勝追擊,一路破關斬將,直抵雲南城下。主帥彰泰不但不嘉獎趙良棟反而對趙良棟說:“你的兵已經很勞累了,請撤出所占陣地,讓總督蔡毓榮代守。”良棟說:“我兵死戰所得之地,怎麽讓他人防守?”在趙良棟的堅持下,彰泰只得下令各路清軍全面進擊。吳世璠與叛軍主帥郭壯圖率軍出城與清軍對抗,戰于桂花寺。戰鬥十分激烈,清軍奮勇拼殺,郭壯圖大敗潰退。清軍攻克叛軍的老巢雲南城,吳世璠和郭壯圖自殺,三藩之亂被徹底平息,趙良棟爲平定雲南再立奇功。

         雲南城是南明桂王朱由榔和吳三桂先後經營多年的大本營,私斂充裕,早爲清軍所垂涎。破城之後,滿漢諸將一擁而入,爭搶玉帛子女。唯獨首先攻進城內的趙良棟軍反而主動撤到城外,不准一兵一騎入城。史書曾稱贊說:“滇民婦子安全無所離析,皆良棟之力也。”康熙帝亦贊許說:“趙良棟操守頗好,恢複雲南,秋毫無犯,在武臣中可謂良將矣。”在平定三藩之亂的戰爭中,趙良棟起了重大作用,史書載曰:“生平獨當一面,功凡克府縣百數十城,得僞官小大千余人,收僞印二百六十余。平蜀及滇僅二歲一月。國初良將,論者以良棟爲最。”評價並非過譽,趙良棟實爲清初第一良將。

         

        (4)功臣遭谤议  康熙帝知其孤忠

         

         趙良棟谙熟兵法,指揮軍隊“嚴而有恩,人樂爲用,故所向有功”。但他性格耿直,不谲詐詭辯。立的功越多,名聲越大,誹謗也就越多。當時滿洲八旗子弟已經開始腐敗,他們在安樂優裕的環境中喪失鬥志,朝廷不得不重用漢族將士。趙良棟和朔方軍在平叛戰爭中屢建功勳,多次受到康熙帝的賞贊。爲此,引起了朝廷部分滿族大臣的嫉妒和不滿,特別是當朝權臣明珠對趙良棟更是蓄意報複。他們找借口給趙良棟定罪,說他在四川平叛時不及時援助其他戰區,疏請將他革職。在滿族權貴的排擠下,趙良棟落了個“功過相抵,無功可敘”的結果。他一氣之下,遂以病爲由辭官返回甯夏賦閑。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康熙帝念趙良棟“當逆賊盤踞漢中,首先入川,功績懋著。複領兵直抵雲南,攻克省城之後,獨能恪守法紀,廉潔自持,深爲可嘉。今已衰老解任,應複其勇略將軍、兵部尚書、總督,以示眷注”。三十二年(1693年),由于噶爾丹內犯,朝廷命甯夏總兵馮德昌赴甘州協防,讓趙良棟暫代甯夏總兵職。後又追敘前功,特授趙良棟爲“一等精奇尼哈番”,這是清廷給予有功大臣最高的勳號,可以世代承襲。趙良棟在甯夏賦閑期間,雖年老多病,但仍然關心朝廷大事,認真通讀史書,曾批閱南宋朱熹撰寫的《通鑒綱目》。所著奏疏存稿八卷,“自敘未嘗假手(他人代筆)一字”。

         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春正月,年事已高的趙良棟身染沈疴,康熙帝遣官慰問並賜人參、鹿茸等珍貴藥品。二月,康熙帝因親征噶爾丹,決定前來甯夏。半途中,聞報趙良棟于三月初病故于甯夏(終年77歲),深爲悼念,他告訴隨行的大臣說:“趙良棟,偉男子也”,帶兵打仗立下很多功績。只是性格暴躁,心胸狹窄,往往與他人合不來。有時在朕面前奏事,也言語魯莽粗率。朕爲了保全功臣,始終寬容他,他所上的奏疏,沒有不允准的。後來他有病,朕曾賜給藥物。今聞他突然去世,朕心裏特別悲傷。待朕到了甯夏,一定要將他的妻兒妥善安排,讓他們安定生活。康熙帝駐跸甯夏後,特命皇長子胤禔及部院大臣前往趙府探視致祭,並頒禦制祭文和欽賜碑文,賜谥“襄忠”。

         趙良棟去世後,葬于甯夏城東張政堡(今銀川掌政)渠東。官府在甯夏府城清和門大街爲其建牌坊,禦書賜坊曰“勇略邦屏”,聯曰“憶昔鷹揚能百勝,每思方略冠三軍”。


        回到頂部

            <kbd id='askjdhkjas'></kbd><address id='askjdhkjas'><style id='askjdhkjas'></style></address><button id='askjdhkjas'></button>

                    <kbd id='askjdhkjas'></kbd><address id='askjdhkjas'><style id='askjdhkjas'></style></address><button id='askjdhkjas'></button>